首页字号:
张起:婚姻之门——被拒其外,谁之过?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11-03  发表评论>>

张起:婚姻之门——被拒其外,谁之过?

张起 首都师范大学博士

刚满32岁的我作为一名大都市的“准剩男”(若聊以自慰地将35岁作为步入“剩男”标准的话),几乎一口气读完了安顿老师的新作《结婚吗》。向读者娓娓讲述各自“剩经”的14位主人公,不啻于14面镜子——反映出当代中国社会“剩男”、“剩女”们的活生生的图景。而这些图景似乎就是我们身边人的写照,甚至那就是我们自己!“结婚还是不结”,似乎在当代中国社会比哈姆雷特的那句“生存还是死亡”更是“一个问题”。那么“如果结婚不能让人更幸福,不如不结婚”,是这个问题的最精辟的回答吗?我们有时越是试图理解婚姻的条件,越是试图搞懂它的定义,我们就越是远离实际的婚姻行为——正因为懂你,所以才离开你?还是因当代青年已经有了太多的婚姻替代品?

回首“家国同构”的中国古代,儒家文化提倡“修齐治平”。其中的“齐家”是一个人生完善的基础环节之一(仅次于修身),如果没有这一环的修建,则谈不上什么进一步的个人事功。易言之,人生的事业利益等外在的予人之物,或者说是作为个人功名利禄的“幸福”是以包括婚姻在内的人生义务为前提的。举个例子,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您要想不被扣上“不孝”的罪人帽子,至少要先成个家,更甭说您还想要幸福了,那就更要先履行义务——把婚结了!但现在的中国社会极不同,如果把旧中国那套苛刻的封建礼教看作洗澡水的话,那么我们是否在倒掉洗澡水的同时连小孩儿也一起泼掉呢?婚姻不再被视为人生必然履行的义务,家庭也不再受“公共道德法庭”的监督,似乎这才符合多少受过点当代西学训练的青年人的口味。诚然,我们很多青年人认为有“底线道德”就足够了,这条线放得越低就越能保障个人自由——最大化地追求个人幸福。于是我们不再将婚姻视为一种人生必经的义务或责任,而将其看作通向个人幸福的阶梯。能爬上幸福的就是好梯子,就是“我的菜”!至于幸福是什么?票子、房子、车子、权力、地位、帅哥美女等等则完全取决于个人的偏好菜单,不过通常是——什么标价最贵,标准最高,什么就是优先选择的重要条件。

记不清我曾在经济学还是管理学的课上,听过这么一句原则:“一切以结果为衡量标准,就是争取以最低的成本获取最大的收益”。如果将该“成本-收益”原则贯之于我们这一代人的婚姻观上,那就自然得出——两性交往中的一方应争取以最低限度的个人义务(成本)赢得最大的个人幸福(收益)。结果呢?婚恋逐渐蜕变为一种你失我得的零和游戏。特别当我们在思考是否和恋人步入婚姻殿堂时,就像在进行一场囚徒博弈。现在不是流行一句话叫“谁先认真谁就输了”?顺着这个思路,可推出——婚恋中谁可能承担的义务多些,包容对方多些,谁就输了,反之则赢。想做赢家的才不会做赔本买卖呢!如果发现行市不对,就赶紧全身而退,千万别被套在里面,那损失可大哩!您听着像炒股吧?这可是恋爱,不过这年头还真差不多。您看本书中有些主人公或他们的恋人在面对婚姻的大门时,常常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踌躇算计、患得患失、左顾右盼、进一步推两步,在婚姻大门外徘徊,甚至远离。虽然年轻人常被老人们叮嘱:“出门在外,要防着人,机灵点别吃亏”。可当下面对婚姻和恋人的我们不是不机灵,而是太机灵了。老人们放心吧,现在儿孙们都学会“防人了”,吃不了对方的亏——咱都不结婚了,不给对方占便宜的机会,能吃什么亏啊?

再说说“包容”吧。常言道:两口子中间没什么过不去的槛儿,忍一忍,相互包容一下就过去了。我本人的祖辈都是随新中国建立而来京的外地人,他们也存在着诸如今天书中主人公们所面对的家庭背景和生活习惯的差异,以及各自家庭关系间的矛盾和磨合等等困扰,争吵和磕磕绊绊虽谈不上是家常便饭,但也不算稀奇。由此可见,中国社会在昨天和今天的婚恋中的问题并无发生根本性转变,不能说过去的婚姻质量和前景就比今天强。但有一点不同——祖辈、父辈比我们能将就,面对困难既能忍耐也能实实在在地去克服!什么是真正的包容?不是书本理论上的海纳百川般的世间大爱——那是耶稣的胸怀,可惜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婚恋中实在的包容应该是一种可贵的坚持,甚至是吃苦耐劳,是在履行完善个人人生的义务!幸福是一个需要集体语境的词儿,它需要对方的奉献和认同,但其前提是自己向对方奉献和做出认同。我管这叫“预付幸福”——预先付给对方幸福,而后才得到对方的回报!幸福其实就是个心理感觉,没有客观标准,且抽象得不像个能获得的实在之物。于是,我们在所谓追逐幸福之梦的征途上,无一例外地踏上了荆棘丛生的义务之路,更多地感受着不尽的负担压力和困难挑战。婚姻是什么?她是结束你一个人千里走单骑的状态,提供一位与你患难与共的伴侣,携手在曲折坎坷的人生旅途上——披荆斩棘,去享受一次次不期而遇的幸福!

最后,我想提一下本人非常喜欢的作家卡夫卡写过的一篇叫“在法的门前”的小寓言。寓言中,一位虔诚地想求见“法”的乡下人被守门人的几句“虚张声势”的警告所终生阻挡在通向法的门外,在乡下人弥留之际问守门人为何不见有其他人试图进门时,守门人却告诉他——这扇门是专门为他开的,直到乡下人的死才要关闭了。这则寓言不禁让我联想到“阻挡”在今天“剩男剩女”面前的一扇通向神圣婚姻殿堂的大门,它专为我们敞开,而我们却恐惧于“守门人”——本书中主人公所纠结的经济条件、家庭门第、文化习惯和彼此利益矛盾等的“阻挡”。寓言中的守门人曾对刚来的乡下人说:“如果你这么感兴趣,不妨不顾我的禁令,试试往里闯。不过,你要注意,我很强大……”, 如果将它应景地变为:如果你这么期待步入婚姻,不妨不顾旅途中的荆棘阻拦,试试往里闯。不过,你要注意,以后的困难可能很强大……。本书中的部分主人公们恰恰沦为了寓言中的乡下人,他们是被“守门人”吓唬住了?还是被他们自个儿吓唬住了,谁之过? 本人阅历尚浅,难免给人些许“夏虫不足语冰”之嫌,回到现实中去敞怀迎接未来的婚姻吧,希望我的那个她就在不远处,不妨就是那位居高临下的“守门人”,正好让哥哥看清她的脸……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毅鸥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