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号:
郑闯琦:从大历史的角度看女性婚恋问题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11-03  发表评论>>

郑闯琦:从大历史的角度看女性婚恋问题

郑闯琦九州出版社第一分社总经理

这本书是我们社做的,听了刚才大家的发言,我们的思路拓宽了,感觉一下子明晰了,这一点感受非常深,我就刚才听的谈一点我的感受。第一个感受就是刚才有一位老师讲经济的发展、时代的发展对女性婚恋的影响,我刚才想了一下确实挺深刻的。直观的感受是,咱们国家从温饱时代到小康时代,我觉得温饱时代之后可能是一个千年甚至几千年的变化,对婚恋的影响特别大。我有时候看一些新闻什么的,也看一些书,前两天看了一本书讲刘先富先生,刘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是一个文学所所长,他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去世了,他的母亲非常好,非常好强,30岁就守寡带着孩子生活,但是这样好的母亲居然为了生存,把他的弟弟卖给别人,卖了450块钱,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把自己的儿子卖掉了,在温饱之前,我们说解放前,很多孩子是可以买卖的,那个时代首先考虑的是生存的问题,对情感方面是考虑极少的,这是我想到的一点。

再一个点是从两极分化的社会现象中想到,我们社会老是讲两极分化,我刚才想了一下,咱们这个女性婚恋,或者女性群体现在两极分化也是非常的明显,但是我们包括安顿老师讲的书中可能还是一个我们能看到的,他们能发出声音的一个群体,还有大多数沉默的,我们都忽略了。现在讲的“剩男剩女”主要是“剩女”,主要还是“高知”,再一个都市白领的女青年比较多,是这样一个群体,可能这一部分群体也有方方面面的一些问题。但是我们同时看一些新闻,看到一些现象,从另外一方面讲,这部分女性意识可能强化,另外一部分沉默的大多数可能降低了,“二奶”,打工妹,新闻讲出卖自己器官的人,这些人可能和比如说她的精神追求就不相关了,如果我们全面看待当代婚恋的问题,一个是温饱,再一个两极分化,我们在两极分化大的框架下考虑这个问题。

我们现在关注这一部分问题,我也在深入谈一点自己的感想,有一本书《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我们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时代的爱情或者恋爱,他有他自己的特点,我没有考虑,我想有这样一个问题,再一个我想到的就是当时有一个老师讲他的感受,女性的性别因素特别明显,女性在细节,在优雅这些方面,他比男性天然就要高出一筹。对这一部分女性来说,她自己比较坚守,跟她个人对更高的生活,更精致的生活,或者更理想化的追求也有关系。好的一些小说作家,男的都有女性化的特征。法国人很优雅,法国人被称为女性民族,所以我觉得现在“剩男剩女”问题可能主导的还是女性主导的,“剩男”更多是一种处于被动的,是适应的一个过程,我就说一点心得,也没有考虑很好,抛砖引玉。

下面第二点就是我感觉可以从一千年甚至几千年大历史观来看家庭、婚姻、恋爱的情况,所以这个角度我也没有考虑,只是提供角度供大家考虑。借这个机会,刚才有老师提到口述史,我们刚才跟各位老师送的书中,刚好有口述史,希望大家批评指正,还给大家送了一本香港理工大学潘毅老师写的中国女工,从另外一个角度写女性的,给我印象非常深刻,在此向各位老师约稿,有类似的稿件欢迎到我们那儿出版,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毅鸥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