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号:
李玲:在存在的场域中理解生命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11-03  发表评论>>

李玲:在存在的场域中理解生命

李玲 北京语言大学教授

我非常喜欢这本书,因为它对人的存在的理解非常深刻。安顿没有说任何理论词汇,却展示了深邃的思想。书中的14个人,都没有结婚,但也都是不排斥婚姻的人。序中说,他们的故事,“最初在一起的理由只是相爱,而最后仳离的原因参杂了无数感情之外的因素,且千差万别。”这种关注“相爱”与“感情之外的因素”互动的视角、理解“千差万别”中所包含的个体存在方式差异性的立场,非常好。

安顿的写作立场,有两点极有深度。第一个是,她把未婚、不婚当作常态的生活方式来写,而不是当成社会问题提出来让大家讨论。这样,她的这一系列访谈中就包含着这样的呼唤:请社会尊重未婚、不婚人群的生活方式。她在多个故事中反复强调这些人生活得很好,并不像一些有偏见的人所想象得那样活得很悲惨。她显然反对用所谓“常态”的婚内生存方式去压抑未婚、不婚的生活方式,而是告诉读者不婚也是另一种常态生活方式;同时,她也没有走向另一个极端,没有建构未婚、不婚就比婚内生存方式好的意识。她显然是在理解生存方式多样性的立场上看待不婚生存方式与婚内生存方式。她让这两种生存方式之间构成对话,但没有走向二元对立。她强调不婚的生活方式也是健康、合理的常态生活方式,并不是说她把不婚美化为没有缺憾的完美的生活方式,而是强调人的存在总是有其不完满性,不婚生活方式与婚内生活方式都是如此。她没有建构任何一种生存的乌托邦,而是强调健康的生活态度就是在不可能完满的生存方式中快乐地活着。这种看待生活的态度,非常富有智慧。

安顿写作立场中富有深度的第二点是,她把每一个人的婚恋态度与他们整体的生存方式结合起来考察,关注个体生命存在的独特性。她在序中说自己是“爱情之上”的“文学中年”。确实,她这部书包含着把情感视为婚恋第一要素的理想精神;但更为可贵的是,她没有把情感问题简单化,而是把情感问题与不同个体全面的生命态度结合起来考察,关注每个人的生活经历、生存背景对其情感取向的影响。她把每一个个体都视为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并没有武断地把不婚、未婚当作一种平均化的生活状态套在每一个具有各自特性、各自不同生存境遇的人身上。无论每一个人的独特体验按照一般化的标准上看来是合理还是不合理的,安顿总是耐心去倾听他们的心声、悉心地去理解他们没有走进婚姻的独特原因。她没有用模式化的方式去归纳生命,而是在对每一个存在场域的深入把握中充分理每一个个体生命独特的绽放方式。另外,这本书的语言也非常好,简洁明净。如果挑剔的话,我觉得这本书的序没有把后面十四个访谈中所包含的深邃思想充分揭示出来。序中有一句提纲挈领的话说:这十四个不婚男女,“……他们的这种固执和坚守,让我觉得在一个物欲缤纷的时代,爱情可能还有救。”这个说法有点把问题简单化,因为他们中有些人的问题不是坚守爱情的问题,作者在后面的写作中也并没有把他们的故事简单化为物欲时代坚守爱情这样一个虽然正确却未免老生常谈的问题。

实际上,这14个人的故事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故事,确实是坚守爱情的理想性、不向异己的生活方式妥协。《围着男人转的爱情会幸福吗?》中,那个画画的女孩说,“我觉得人不能没有理想,这和你最后成为什么没有直接关系。成为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你有没有那种想成为点儿什么的念头。”没有遇到有这种一起向远方、一起仰望星空的男朋友就坚持不婚,这确实是可贵的。《责任感和忠诚比什么都重要》中,发现男朋友原来是一个在求职过程中冒名顶替朋友的人,就选择离开。这种坚守做人道德底线的态度,当然是合理的。《谁说胖姑娘没人爱》中,胖姑娘不再盲目减肥,坦然宣称“要等到一个能接纳我的胖的人出现”。这也是一个人确认自我人格的应有态度。第二类故事,写的是人追寻爱情过程中的无奈,说明人的命运有时往往并不完全由自己把握。《“北京男”有什么优越?》,偏执的母亲阻碍他走进正常的婚姻。《完全接纳的爱是一种奢望吗?》,两个男朋友都无法接受她背上的大胎记,她只能错过爱情。《饮水不能饱》中男朋友找家庭条件更好的北京女孩去了,她的爱情被现实生存功利挫败。这几个主人公没有步入婚姻,并非他们自身要坚守某种爱情原则,而是他们的爱情追求遭遇到各种不由自己控制的外因而不能如愿以偿。这几个访谈故事实际上揭示了人的存在都有自己无可奈何的一面。第三类故事,写的是人由于执著于自己的某种狭隘性而无法接纳其他个性的问题。《结婚不能让人更幸福,不如不结婚》中的那个女主人公,不能接受的两个男士实际上谈不上有多大的原则问题。一个男士把喝到嘴里的茶叶嚼碎了吐回杯子里,固然不卫生、不优雅,但这完全可以沟通、可以叫他改正,就此推论“以后他做饭会不会把什么东西吐到锅里”显然不合逻辑。《“凤凰男”与“孔雀女”的较量》的那个男士说:“我不想去杭州‘借势’,真的,作为男性,我觉得如果这样做过即使成功了日后也会很不舒服,……”这里面显然有极度自卑与极度自尊相结合所造成的心理狭隘问题。《美少年与丑男人的PK》中,访谈对象对自己没有充分尊重“半月男”的问题似乎没有什么反思。《挑剔老剩男》中那个男士,为什么要那么在意心爱女子的过往婚史呢?对于这样一些因坚守自己的个性而不能接纳其他个性的人,我们是否应该有两个尺度看他们?一个维度是理解人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独特个性、独特心理需求;另一个维度是帮助他们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主体之间相互接纳、相互理解的关系,人应该在对他者的接纳中超越自己、丰富自我。

总之,安顿的《结婚吗》是一本既非常容易读得懂又非常有深度的书。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毅鸥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