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号:
魏国英:对婚姻观念变迁的思考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11-03  发表评论>>

魏国英:对婚姻观念变迁的思考——读安顿《结婚吗》

魏国英 北京大学教授

有感非常高兴参加这个座谈会。安顿是一位多产的作家。此前,我没有看过她的作品,这次收到她的新作《结婚吗》,看了几个故事,觉得这本书还是很有特色、很好看。这里,仅对这本书中的几个故事谈点想法,很不成熟,与大家一起讨论。

《结婚吗》讲述的是都市大龄青年追求爱情和婚姻的故事。作者以采访记录的形式,用细腻、灵巧的笔触,把她/他们的困惑、思索和感悟呈现给读者,很有意义。作为“入了围城”的过来人,作为关注女性解放与发展的研究者,我看了其中的一些故事,也颇有启发。

启发之一是对婚姻价值的理解。《结婚吗》一书中呈现的14位适婚男女,均在婚姻殿堂外徘徊,尽管她/他们有着这样那样的现实问题和不同层面的困惑,但追求幸福的婚姻是她/他们共同的坚守。这在物欲缤纷的当下,是难能可贵的。然而,什么是幸福的婚姻,如何得到幸福的婚姻,却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书中一位被访者的述说,给我很深印象。她说:“我爱对方,更爱自己。特别爱自己的人,是绝对不会为了一份爱情而谋杀属于自己的乐趣的。”由此使我想到,幸福婚姻到底是“为我”还是“利他”?

对于在改革开放前走进婚姻殿堂的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我们是看着“毫不利己、专门为人”的书、听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故事长大的。我们认为,一个人倘若能为了他人幸福、为了社会进步见义勇为、舍生取义,那么他(她)们在婚姻家庭中,是应该会为了自己心仪的生命伴侣做出“利他幸福”的选择的。因此,那个时代的许多人,特别是女性,在处理婚姻家庭问题时,往往会更多地想到为了对方的幸福而心甘情愿地付出,常常忽略或轻视自身的价值追求和主体感受。

而当下的情况,则有所不同。一些人,就像《结婚吗》书中采访的那些人,他/她们在爱情婚姻中更加尊重自我,珍视自我的主体感受,追求个体的自由和发展。从“以人为本”的角度着眼,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尤其对于长期处于“第二性”的女性来说,更是一种主体意识的觉醒和提升。

但是,婚姻不是简单的两人集合体,而是基于人类善良本性升华出来的,超越了物质和一切外在条件的,是对同舟共济的另一生命体的尊重和承诺。对于亲密的生命伴侣的呵护和付出,应该是一种不求回报、不用交换的给与,从中享受到的幸福和快乐是其他快乐所不能替代的。当然,正在寻找终身伴侣的“待婚人”,或许会说:我还没有碰到值得自己做出“利他幸福”选择的人。但我想说的是,没有这种思想准备的人,是很难找到终生伴侣的,也是很难从婚姻中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快乐的。因为,无论社会如何变迁,爱自己也爱别人,爱别人如同爱自己,甚至胜过爱自己,永远是婚姻幸福的真谛。这是我们那一代人的认识,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认同。

启发之二是对“不婚潮”的认识。最近报章披露,这些年,日韩等国的一些女性不是选择离婚,而是根本就不结婚,出现了所谓的“不婚潮”。报纸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韩国25至29岁未婚女性比例达59.1%,30岁至34岁未婚女性占了19%,35至39岁未婚女性占7.6%。日本30至39岁的适婚女性未婚率达38%。虽然还没有看到我国适婚女性未婚比例的准确数字,但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10多年来,我国适婚年龄中的未婚女性数量,也是在不断上升的,这可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我想,目前处于“不婚”的女性中,可能有两种人,一种人是“不婚”者,决定终生不嫁;另一种人是 “待婚”者,她们不是不想结婚,而是没有合适的“意中人”;如果始终没有碰到得意郎君,那就只好终生不嫁,成为“不婚”的一员了。从韩国女性“不婚”数字看,随着年龄增加,不婚女性比例减少,这就说明在“不婚族”中,大多数还是“待婚人”。

有学者分析,一些女性能够在婚姻领域里“罢工”或“怠工”,是经济力量作用于婚恋领域的直接反映。的确,在科学技术进步、社会发展加快、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提升的大背景下,众多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和广泛深入地参加社会劳动,使她们获得了追求实现自身社会价值的精神动力和物质支撑。应该说,女性希望成为完全独立个体的诉求,是社会进步的标志,是人的平等与和谐发展不断进步的外在表征。但我同时认为,“不婚”决不是大多数女性的选择,也不会是未来社会的发展方向。少数女性“不婚”现象的出现,是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而造成的。要阻止“不婚潮”的蔓延,首要的是致力于实现事实上的男女平等的社会改革,为女性和男性一同施展才华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有人把由此引发的若干社会问题归咎于女性的“不婚”,指责什么“女性‘不婚潮’直接导致人口结构老龄化加剧”,女性“以传统核心家庭消亡为成本的婚姻罢工代价过高”等等,我认为都是有失公允,也是不利于问题的解决的。

启示之三是对文艺和文化的引导功能的思考。婚姻家庭是社会变迁的晴雨表。当今我国经济体制的转变和多元文化的并存激荡,无疑会冲击传统婚姻形态和婚恋观念。譬如,传统家庭向核心家庭转变,以家庭为本位的婚姻观逐步让位于以个体幸福为本位的婚姻观,离婚和适婚人群中未婚人数增多等等现象的出现,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但是,从历史发展趋势看,婚姻家庭仍然是促进社会发展、人类进步的具有特殊意义的社会机制。从全局看,当前我国婚姻家庭的发展状况仍然是健康的,大多数人以“两情相悦”为纽带结为夫妻,“举案齐眉”的婚姻情感并没有被物质化、数字化的符号所取代。婚姻家庭在社会中依然发挥着凝聚、稳定、抚慰的强大功效,夫妻、子女、父母、家人依然温情脉脉,约定关爱和互助,承担义务和风险,值得信赖和依靠。我们的文学艺术如何能在关注“小众”——在婚姻家庭领域面临困惑的少数人的同时,更多地去展示、分享大众家庭的欢乐,给我们的后代以清新、向上的恋爱婚姻观的引导,让美丽的婚姻带给他们更多的幸福,而不是让她/他们对婚姻家庭失望,甚至“恐婚”。这可能是今天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学艺术,我们的教育需要面对和认真思索的问题。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毅鸥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