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号:
文学写作成了我生命的支撑点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7-01  发表评论>>

 

林湄1998年拍于荷兰大花园

文学写作成了我生命的支撑点

王红旗:生活给了您那么多苦难,您为什么还要继续拥抱文学?
林 湄:当我处在苦难的时候,也会有一些抱怨,甚至怀疑有没有“命运”这东西,然而,时过境迁后,回头再品味苦难时,才深深体会到古圣贤说的“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我从小就喜欢文学,不喜欢数学和理科,小学毕业就是靠作文满分上中学的,中学时期的作文常常被老师作为范文张贴班上,由于“命运”,到了中年才回到文学的位置上。从此,文学成了我生命的支撑点。
王红旗:读您上世纪90年代的作品《泪洒苦行路》和《漂泊》,反映了在异乡漂泊的不同女性的命运,字里行间流露女性的坚韧和母爱的承担意识。瑞沁、吉利就是这样的典型人物形象。
林 湄:我本身是女性,有自己的丰富经历,对女性命运有体会有感悟。倾注于作品里的女性人物是来自现实的,她们的命运与时代息息相关。《泪洒苦行路》里的三位女性都是生活里的影子。《漂泊》中的吉利要揭示的是每个人都会遇到困难,女性处逆境中更能体现其文化素质与人格魅力。迪克从偶遇、同情到产生爱意,在帮助吉利度过难关的过程里,发现了中国女性忍辱负重、温柔体贴的美德,然而,当吉利事业有成后,迪克自觉不配时,吉利用理解和爱去扶持对方,创造新生活。
王红旗:作家往往从女性的命运出发关注人生、思考社会,从《泪洒苦行路》到《漂泊》,都在描写不同女性不同的生存状况、困惑和迷失。生活现实中也处处可见她们的身影。
林 湄:瑞沁是洁身自爱、自强不息的女子,她在男权社会里的道路是何等艰难。风萍是被男性欺骗想报复男性又被男性愚弄的女性。多丽是现代女性,不受传统道德价值观的束缚而游戏人生。这三种女性的道路可以回答娜拉离家出走后女人的命运――有的人勇往直前,带着母性的博爱与坚韧,一路坚持到底;有人走到半路吃不了苦又回头;有人在游戏人生中自我迷失。
王红旗:您把娜拉出走后的问题演绎到一个探讨跨国界发展的哲学层面。吉利与迪克的中外恋情,证实了人类社会应该是互助互爱、互相支持的,体现了东方女性忍辱负重、滴水之恩将涌泉相报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林 湄:是的,女性只有壮大自己,才是唯一的出路。男女两性的结合没有谁强谁弱的问题,是缘分让他们走到一起。但从女性艰难漂泊的生涯里,可以看到女人的路比男人艰难。她们在生理上比不上男人强壮外,却于义务和责任比男人更繁重、更多的压力和付出,因而在其性情里体现出传统文化上的缺憾与精华也比较明显,如长篇《浮生外记》,不同时期不同处境的女性,其生存状况和所思所求不仅大径相庭,反映出的命运和人格魅力也是各式各样的。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笑问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