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号:
“海归”女作家的文学创作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5-09  发表评论>>

 

王红旗:

您的创作状态其实还是很灵活的,挺有意思的。您刚才说那是接受一种任务,其实我觉得不是接受一种任务,而是您发自内心的有话要说。

施 雨:“海归”采访“海归”是很有意思的。大家都有一段出国又回归的共同经历,就亲近了许多,沟通起来也容易了许多。

王红旗:谈到“海归”文学,您现在是“海归”,又是中国的新移民,算是“新海归”。您原来作为新移民在海外写中国故事和海外的经历,而现在作为“新海归”,成为“海归”女作家,兼有双重身份的时候,您在考虑写作的时候是不是跟以前有一些变化?

施 雨:变化的确很大,新的体验、新的思考。在海外,我们是在西方人文环境下,去实现差异和冲突的融合,而海归则是在外面已经成为一个东西方文化的综合人之后,回到母国又是一个文化冲击,因为即使是本土的文化,经过几十年,也有很大的变化,差异是多元的,冲突是各层次的,融合一定是高难度的。

白军芳:您作为文心社的社长,文心社有50多个分社,您会亲自处理稿件。对于北美的作家作品,应该是比较熟悉的,我想让您概括一下海外女作家创作的状况,您认为这些海外女作家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困难?

施 雨:我觉她们的困难可能是有她们自己来说更好,我只能从旁观者的角度来推测、其实很多女作家的困难、困境、局限性都差不多,甚至包括海外男作家都一样。首先,我们是业余的写作者,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所以一般写随笔没有太大的问题,写长篇小说就不一样了。海外作家的创作基本上处于十分自由、完全自发的状态。因为无法靠撰文为生,所以除了兴趣,没有人会把写作当作一个正经的职业来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有时间写写,没有就不写。这样的状况对诗和散文创作有好处,没有功利心和压力,写出的诗和散文作品往往比较纯粹,质量也高。

但是,这样的状态却不利于长篇小说的创作。首先,长篇小说创作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其创作过程艰苦而寂寞,没有人会把大量的时间精力给一个可有可无的业余爱好;其次,要出好作品,需要大量的阅读经典作品,并且反复琢磨、比较、练习,忙于生计或重视享受家庭快乐的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第三,因为写作不是生计,不是养家的手艺,所以也就不想精益求精,能写就写,不写也不勉强。如果写了不被认同,干脆封笔。

白军芳:这几年您的创作很旺盛,您母亲角色与作家身份会不会存在冲突?

施 雨:以前我会安排好,没有冲突。现在就更没有冲突了。因为,老公的公司让他越来越忙,我两个儿子都长大了,很独立,他们很忙,不需要我常在身边。倒是老公儿子把我凉在一边,我再不找事做就变成闲置人员了。我可能是劳碌命,忙碌让我充实、快乐、充满活力。

白军芳:现在在写什么作品?

施 雨:我在做博士论文,这对我来说是最难。创作我是半路出家,很多人会说,作家是天生的,但做评论不一样,需要有一个理论基础。一般人读文学博士之前有七年的专业训练,四年本科和三年硕士。我没有,而我做的又是网络文学研究和新媒体这一块,网络发展快不说,可控参考的文献都非常少。

其实我也知道这个很难,但我想既然花时间读博士,网络文学没有人做,又是我熟悉的,特别是海外的网络文学,我不写没有人写了。我写大型女性网刊《花招》的评论。她的女性意识非常强,网络上那么多网络杂志都是男性的,而《花招》所有编辑都是女性,非常特别。现在《花招》已经停刊了,还有很多优秀的,曾经很有影响的网站和网人关闭或淡出,就没有什么人会关注了。这是很可惜很遗憾的事。那些发起人有的是我的朋友,我也有份责任感,一定要把历史留下来,网络的东西不像纸质的,网站一关就找不到痕迹了。

白军芳:您的这些诗歌,小说投放的市场,大部分是在大陆,在华人阅读的地方,在国外投放吗?

施 雨:虽然现在都在中国发行,但海外书店很快就有了。一些图书销售商还会做各州的巡回书展促销等活动。比如东亚图书馆,有的图书馆有中文书收藏,很多新版的书他们都有。现在还有一个不乐观现象就是国人不习惯买书,如果在美国,您是一个作家,金钱上肯定没有问题,买书的人很多,他们一个家庭每年都要买十几本书。一般写作的人会去买书,教学的人会去买书。崔卓力:开卷统计是每一个月一次,所有书上榜情况有一个统计,最终指标数据教辅是第一的,第二是文学。现在的阅读热情没有回归,当然这个回归从哪个角度来谈很重要,但就我们图书在市场的销售量来看的话,整个的纸制出版业的全行业的利润是往下走的,销售是绝对往下走的,网络文学对市场地盘的侵占,几乎是掠夺性的。 施 雨:网络文学还真是值得研究,这是一个方向。崔卓力:网络阅读越来越主流了,越来越大众了。

王红旗:我一直坚信,纸媒是永远的精品。

崔卓力:但是这绝对是高端的小众,我们曾经讨论,以后电子出版,到底能不能代替纸制。

施 雨:我觉得会分流,网络阅读像快餐文化一样,而纸质的书,则是经典作品的保留方式。 崔卓力:再好的电子媒介也有一个期限,我们买光盘到一定程度就不行了,过十几年就没有了,信号就衰减没有了,但是书,如果存下来的话,会永远传世。但是基于这种情况,现在的大众阅读所呈现的是,传世记忆下的经典已经与人们疏离了,现在阅读主要还是娱乐功能。 王红旗:真正的文学是养心的,随着中国文化逐渐地强大,文化还要归回它的养心功能。

崔卓力:现在也没有脱离,网络上阅读也是养心,我只是说这种媒介的发展,可能纸制图书,《下城急诊室》包括《路过纽约》这都是我们出版的书,前几年能发到一万册,今年的量就是5000册。5000册是什么概念?我们做这本书成本都回不来,可以想象,这样的一种冲击,除了网络还有电子书,电子书的阅读,再加上手机阅读,还有平板电脑,什么都可以下载下来看,特别方便,随身携带。

好多人也就是阅读完了就完了,当初汉王电子书来跟我洽谈要紫砂壶书系数字版权的时候,有人说崔老师,我们的书刚上市一年,给他们会不会冲了我们的市场,我说不会,当什么东西汹涌来临的时候,一定要顺潮而动,利用它的有价因素,尽量看到它的正面效应。这的确对我们的销售有关系,而且是正面的关系。 目前,能拿起电子书的人毕竟是少数,至少是白领,看了这本书比较好,他讲给您了,那些人没有电子书,也不想买,就可以到书店买一本书了,一定要积极顺应潮流,包括网络文学。网络文学作为文学的生态是特别重要的一股洪流,您是挡不住的,怎么因势利导,怎么解决在网络文学当中出现的一些问题,然后怎么样提升网络文学的文学素质和传统经典元素,最后相互融合。才是文化管理者需要做的。

施 雨:不要变成恶性竞争。

崔卓力:实际是相辅相成的。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笑问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