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号:
施雨的创作阶段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5-09  发表评论>>

王红旗: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整理一下您的创作阶段。您现在是双重身份,“海归”与作家,从您开始写作到现在十年,您的创作可以分为几个阶段,怎么命名会比较合适?

施 雨:我觉得自己这十年划分不出来明显的阶段,因为我是混搭,一年里有时候出三本书,诗歌、散文或者小说,几种文体我是同时进行,同时在学习,如果一定要我划分的话,只能说前十年我一直是在西方的背景下,写东西方的文化 差异、冲突与融合,无论是散文还是小说,都是这个主题。以后的十年,我可能会关注“海归”,关注国内的这些故事,我会在中国的背景下,写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冲突与融合。

王红旗:正是因为您身份转变了,创作也会转变。

施 雨:我自己的体验也在变,我在《上海“海归”》这本书里面已经表现出来了,当时虽然才回来半年。这都是文化冲击啊!当年出国的时候被冲击了,现在回来了,还是被冲击。这种冲击激发思考,才是创作的动力和源泉。

王红旗:您的文学创作,第一段是您离开故土,在外定居,站在西方的国土上来写西方和东方,这个阶段是连根拔起的重生阶段。而您现在“海归”,站在自己的文化母体上来思考东、西方,当代中国变化如此之大,您的变化也是如此之大,对您来说又是一次新的成长,是您创作的第二个阶段。当您再进行创作时,对东、西文化的新认识会不断加深,反思会更多,会引起您的意识上的一种新变化,可能对您来说又是一个新的起点。

施 雨:我回来后感知的中国和我们出国的时候已经不一样了,有不认识的感觉,国内对我们也不认识,不太认同了,觉得我们很傻,跟不上时代。确实,中国,我们有20年不在场,90年代经济腾飞之后,人的价值观和审美观起了颠覆性的改变。

王红旗:就会激发一种新文化的产生,在中国文化母体上制造新文化的时候,可能就会把糟粕和经典的东西分得更清楚。崔曼莉说,很多人不知道现代性的精华是什么,觉得大众消费文化才是西方的精华,其实这并非西方文化的精华,而是一种市场营销的策略。

施 雨:她说得很清楚,是一种营销的阴谋,在西方很难把某种时装变成一个潮流,是因为民众很有个性,思想成熟。但是中国跟风却很厉害。

白军芳:我一个朋友做服装的,说,什么叫潮,我今天进了蓝色的衣服,我就电视上轰炸,广告上轰炸,结果就是潮。这就是一种阴谋。

施雨:但是要认这个账啊,我们很多人没有大脑,没有判断力,就被广告带着跑了。

崔卓力:一个小孩走到半道上流鼻血了,脸望着天,后来来了两个人也站着望天,后来半小时过去站了一大片人都望着天,最后一看,第一个孩子是因为鼻子流血了,仰头望天会少流一些鼻血。这就是盲目的从众心理,这在当代中国很盛行。

王红旗:期待您的新作品,希望小寒能在烈火中重生。正是有您的思考,才使得您和她真正融合在一起了,我觉得有您的第三次重生,她也会有第三次重生。

施 雨:小寒有我的思考和我的审美在里面。有记者问我,小寒的哪一段感情是您真实经历?我说都不是。我的小说一开始是怎么思考的,人生有很多选择,可是,最终只有走一条路。我就想了,假如当年我不这样选择,我走另外一条路,那么,我会是什么命运?我的故事是从这里开始的。我另外一个选择的假设是写小寒的动因,还有很多原因促成了今天这本书。

崔卓力:您离开中国缺席了20年,现在您以作家的身份再回归的时候,特别希望您,努力拿出来离真理最近的作品,让我们看。

王红旗:离真理最近的作品,就是人类的终极价值和终极关怀。

施 雨: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提升,以后我知道如何去思考,下一步肯定会更成熟。

王红旗:非常感谢诸位做客中国女性文化论坛,期待下次再相聚!!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笑问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