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号:
中西文化终极人文意义殊途同归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5-09  发表评论>>

中西文化终极人文意义殊途同归

崔卓力:我开始写短篇小说的时候和我后来完成的根本就是两回事。《赶场》也是写生活的横切面,您说的那种感觉我非常有体会。

白军芳:小寒这个女人根子上是东方女性的气质,对西方文化有一点点不适应,反映很明显,您可以感觉她处的那个环境是美国的环境,其实她的本位是中国文化,比较温柔,善良。在碰到异国文化的时候,感觉需要文化上的调试,我们说的华文文学的特点就出来了,七十年代过去一大部分作家是以东方气质主宰着作品。

崔卓力:我们整个女性创作,包括新移民文学面临的一个问题,实际上中西方文化的撞击与汇合,最后是殊途同归的,总体的价值观,在终极的人文意义上是相通的,应该是一致的,您让小寒死到纽约世贸双子座的废墟下是太绝妙了,而且这种象征意义,选得太好了,实际上美国世贸中心,它埋葬的是什么,双子座的倒塌是整个人类面临恐怖主义的话题,在恐怖主义面前全人类都是一样的政治观, 这是跨国界的一种灾难。

王红旗:美国“911”,只是现实事件,但作为人类思想和精神意识上的现代性危机,是共同病症,把世贸双子座作为中心,有很多可挖掘的空间。这就是小寒选择走向死亡的内在必然。这部小说封面的图,简直是绝配。

崔卓力:封面上的那片羽毛,让它轻轻地落在那儿,没有这个羽毛,全书写意的感觉就没有了。

王红旗:这个飘零的羽毛,如同国内一个电视剧里的红色丝巾在楼宇之间飘着。营造出来的意境,正好跟您所写的内容有一个很好的呼应。

崔卓力:最开始不是这个羽毛,是一个女孩子,有点像油画的女孩子,脖子很长,背脸,脸朝着这边,守望,那种茫然,我觉得太写实了,我就说换这个,就是这样,这感觉是什么呢?这就是一句诗在那儿飘着。

王红旗:我觉得那是一个灵魂。

施 雨:或者是一个启示。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笑问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