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号:
施雨“弃医从文”,家庭事业双丰收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5-09  发表评论>>

人物名片:

施 雨:其实对我来讲,无论哪一种题材和文体的创作都是学习和尝试。诗歌、散文、小说甚至翻译,我觉得每写一本书自己都会有成长的感觉。我的创作是从诗歌开始的,各种文体中,诗是最早的,我高中时代,是八十年代初,那时候是全民诗人的时代,尤其是校园诗人,很常见,都说扔一块石头可以砸到两个诗人。出国以后,因为要学习和工作,尽快掌握英文是当务之急,尤其是我想考美国的西医执照,都在英文的环境里,不要说用汉语创作,就连中文字都不写了。给父母的家书,头几年还写,后来就打电话了。为什么后来又回到汉语创作呢?本身我对文学很感兴趣,喜欢写,平时有写日记的习惯。当学生的时候,老师经常给我作文打最高分,所以我特别想去读文科,想当作家。我的语文老师也一直鼓励我读文科。高二文理科分班的时候,我的语文老师跟我说,一定要报文科班。我有作家梦,回家跟父母一谈,可父母不愿意,认为当作家不是个安全的职业,因为他们成份不好,遭了很多罪,在各种运动中,他们看到了很多学文的人挺惨的,所以父母希望我当医生。他们说,任何时代都需要医生,您只要能治病救人,就可以有安稳的人生。父母总是希望子女一生平安,宁可平淡一点,也不要从事文学这种风险高的职业,受有很多挫折。

凭心而论,医生这个职业也是我喜欢的。父母是医务工作者,很忙,我常常在病房里医生护士的办公桌上吃饭、写作业。我很熟悉医院的环境,从小就看到很多医生抢救病人的场面。医生这个职业的神圣,对我也是很有吸引力。由于耳濡目染,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怎么诊断一些常见病了。譬如有人说咳嗽,我就会追问,有没有发烧。有人说腹痛,我会问有腹泻吗?因为实在听得太多了,都成了自然的反应。七八岁就能知道一些思路,怎么问诊与诊断。父母每天在家也都是谈医院里的事,病人的治疗和抢救的例子,无论成功的还是失败的。可以说,我学医当医生也算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并没有说没读成文科班有多挣扎,只是遗憾不能当作家了,但我父母就安慰我,说,文学可以作为业余爱好的,于是,我心里更有了安慰。或许这只是父母的缓兵之计,当医生哪有时间去写作呀?我读到医大三年级之后,就有了很强的责任感,诗也不写了,专心功课。因为从医大三年级开始,医学生就到医院是见习和实习,接触的病人,就明白人命关天啊。

结婚以后到了美国,到美国一开始在医学院里做科研,然后去靠美国的西医执照,因为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做临床。我做科研时,老板是很满意的。我们的研究领域是早老性痴呆这种病,研究大脑记忆怎么缺失的,需要用老鼠做实验,把一些药水点滴到它的记忆中枢去破坏它的记忆细胞,模拟人的病理模型,然后做试验,看看失去记忆前后的动物,有什么样的变化,包括脑部的、神经递质的和行为方面的。我的主要工作是要给试验鼠的忆中枢注射药物,还有在腹股沟静脉插管。这根管子要保留一周的时间,不能滑脱,要打药,要抽血,就想做人的静脉注射一样。

当时我的老板特别惊讶,他们的很多博士生,培养训练了很久,都没有这种手艺。在美国,只有外科医生才有做好精细手术的手艺,可是,人家外科医生都去开诊所挣钱了,谁会来实验室做动物手术?我也是在国内受过严格训练的妇产科医生。有这样过硬的技术,我老板他自然很高兴,我才做没有两三个月,他就让我申请他的博士生。在美国,博士很多是忌讳杀生和做动物试验的。他招收不到特别理想的博士生。他们每年也都有招收来自中国的申请者,但是,他说,不知道这些学生的能力怎么样,只能看简历,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有的来了也不会干活。我想我读基础科的博士(PhD),倒不如去考西医执照,做个临床医生(MD),医学博士。但是,考西医执照是很难的。因为考试的时候,基础科是一张卷子有七八门综合起来考,做一个题目时间不到一分钟。要非常快速地判断。第一个考试是基础科,有药理、生理、生化、病理、解剖等等。临床科属于考试的第二部分的,有内科、外科、妇产科、神经科、精神科等等。第三个考试是口试,12个病人来,用一天时间,问诊,体检,开处方,全程录像。然后根据您看您问诊、体检的技巧和技术评分。看不是不是达到他们的标准,这三个考试全通过了,才算是医学博士,才能当医生。

后来怎么会弃医从文了呢?我先生是第一期科大少年班的学员,他的事业也非常好,一直想自己创业。后来有个非常好的机会,人家投资,您做公司,一个Startup company公司起来了,我当然是支持他的。小孩由父母管着,他的公司在另外一个州,我们两个做父母的忙得不着家,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管不住两个调皮的孙子。小孩学校里的老师老告状。我先生就跟我商量,说这样不行,即使我们俩的事业都非常好,可两个孩子要毁了,不行。我们俩要有一个暂时在家盯着孩子,过渡一下,把小孩的习惯养好了,以后就可以放手了。我老公对我说,您当医生挺好的,以后开诊所,我在家看孩子,闲来背着孩子去钓鱼……我知道他在说反话,我想还是我放弃吧,一方面怎么能让他离开那个Startup company公司呢?另一方面,他是典型的理科生,不太会观察孩子的心理,性子急,也没有耐心。我想我离开医院两三年,以后再会去做也没关系。孩子上学之后,我一个人在家,我先生怕我无聊,闲不住又要回去工作。他主动告诉我,网上有很多中文的文学网站,比图书馆还丰富。我就去看了,看完了人生的道路就悄悄地被改变了。因为我看人家写的东西,感觉我也能写,随便写海外生活,我的感慨可多了,无论是职场还是小孩教育的。然后,我就写了幽默亲子散文,主要是讲东西方教育方面的差异和冲突。当初写的动机也是宣泄,在家里和两个顽皮的儿子斗智斗勇,不吐不快。我一篇一篇写了贴到网络上,这就是我影响很大的“家有ABC系列”大概贴到第三篇的时候,就有出版社,是四川重庆一个出版社就来找我,还有一个作家王伯庆,他写他女子的故事,我写我儿子的故事,都是用轻松幽默的笔调来写的,出版社说您们各出十几篇,合起来出一本书。那本书名是《我家有个小鬼子》。后来我的“家有ABC系列”越写越多,就有自己单独出了一本书《美国儿子中国娘》。这本书后来反响非常大。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笑问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