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号:
安顿:感悟外来务工女性生存与情感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4-12  发表评论>>
 
安 顿 北京青年报记者
 
    感悟外来务工女性生存与情感

上学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一个人一辈子都在给自己写简历,所以我把很长的简历发给老师,刘主席这样念下来,我很不好意思。今天坐在这儿非常紧张,我是记者出身,口才不好,不善于在很多人面前讲很长的话,刚才上来的时候非常害怕。坐在我旁边的施雨在文学创作上是我的前辈,我是她的读者,她要倒时差把我推到第一位,我就更加害怕。

今天要讲的和我的一本书有关。2010年,我出版了写外来务工女性情感和生存状态的书《原色》。在座的诸位都是我的老师、女性工作的先驱者、各方面的专业人士,我作为一个记者,每天在跑动的过程中,停下来的时候非常少,在第一线工作停下来的思考时间也非常少,所以我想今天和大家分享我工作的一些感受,顺便也对专家和从事专业研究的学弟学妹提出一些问题,也许你们当中就有我的同道,愿意和我一起来研究这些问题。

    先介绍一下我的工作。从1995年开始我在做一个项目,当代中国人生存和情感状态的个案调查,沿用了很多社会学的研究方式,我把这个方式带到新闻采访工作当中。1995年的时候我们的报纸有一个说法,报纸办给所有人看,在这样的报纸当中我们很难找到和自己切身生存,切身利益直接相关的内容,到我进入《北京青年报》的时候,领导提出一个新的理念,把报纸是办给每一个人看。这么厚厚的一沓,有没有可能我们从里面找到一个句子和我此刻的心情有关?在这样的理念支持下,我们创办了一个一千字的栏目口述实录,借助了国内比较早的采取这样方式创作的作家的写作方式,接受采访的人,大篇幅讲述自己的感情,包括他的人生追求和梦想。非常有幸这个栏目由我来主持。

当时出了很多这方面的书,副标题叫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情感是采访的主题,口述实录是工作的方式。2010年出版《原色》这本书之前我写都市情感比较多,它的关注面主要是都市人的婚姻、爱情、女人、家庭等等,之后也有很多报纸模仿这样的栏目。《原色》的出版是我记者生涯中一个很重要的转变,在此之前我一直在说通过做口述实录通过这个的采访来了解社会,40岁我开始问自己一个问题,到底认不认识这个社会,认识它多少?在2006年我升级做了妈妈,开始接触的人不一样了,要买馒头就要接触卖馒头的大姐,买菜就要接触卖菜的小贩……那时候我发现我从来没有关注他们。女儿来了,我必须请保姆来帮我,她对我是完全陌生的人,她要进入我的家庭,我对她的一切完全不了解,我却要把孩子交给她,那种恐惧和焦虑是空前的。这样我每天跟她聊天,也许我有记者的职业病,我会记一点日记,慢慢我发现真的是一个采访,真的是通过她去认识她和她生活的圈子,以及她背后的经历,包括她家乡很多的东西对她的影响,她对子女的教育理念来自何处,这些都在我每天记下来的笔记里面。我真是特别幸运的记者,我们家的保姆,给我介绍了很多她的亲人和朋友,我一个个去接触。做这个采访的有个强烈感受,就是文化差异,我坐在这里讲文化差异,在我跟他们交谈的时候,做这些采访的时候,我觉得讲文化差异显得虚伪,其实过着跟人家差不多的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但是你就是跟他不同,甚至他们在城里受到欺负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也往往来自与我更接近的人群。我们在同样的环境里生活,差别会那么大,我那时候觉得,如果我去强调这个差别,真的于心不忍,特别是当我成了他们的朋友之后。我在《原色》的序里面这样写的:“这种主题是采访,在最初都是困难的,因为他们的不善言辞,对记者本能的戒备,他们给我机会听他们的故事,听他们丰富多彩的个人传奇,在忙碌都市的喧嚣中,他们坐下来慢悠悠给我讲他们的日子,带我进他们的心灵深处,他们给了我一种新的认识身边世界的,他们让我们感到不安,我们真的不同吗?如果我们一直这样的不同下去,我们的社会将来会成什么样子。”这是我当时特别强烈的感受,我们的这种不同最终会走到哪里,会出现一个什么结果?来之前做了很多准备,现在我把这个准备好的东西推翻,按照现在的思路跟大家聊天。有几个关键词可以概括他们的处境。

    第一,恋爱自由。我们都知道城里女孩子到恋爱年龄强调自由,但对于这些人来讲恋爱的自由实际上是不完全的,她们生在农村,很多人的恋爱婚姻从出生已经确定下来,大家从影视作品里看到换亲,特别穷家的女孩子用自己结婚换来的彩礼帮兄弟娶媳妇帮家里买农具等等。采访的时候我遇到很多很多,举个例子,大概在两周以前,我采访一个甘肃陇南来的女孩,她到北京是因为逃婚,她是老大,她下面的8个孩子都是儿子,对她来说下面8个弟弟太不幸了,她要承担这个家里最多的责任,她跟她二弟弟差一岁,她妈妈为她选了一个丈夫,她回忆和她丈夫的见面,说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一下子想起她爸爸,所以逃婚逃到北京。

第二是超生。很多人生了女孩,要跑到城市里,就像小品里的超生游击队,怀着孩子躲躲藏藏,居无定所。我曾经拍过那样的照片,卖菜的夫妻把三个女儿放在卖菜的筐子里面,看了非常辛酸。

第三是离婚。城里的离婚率非常高,但是我采访很多底层女性没有能力离婚,因为不知道离婚以后自己怎么办,她们要靠人养活,在农村离婚以后会失去家园,失去孩子,所以她们会选择忍气吞声,这样的例子在我采访当中非常多。第四是对身体和情感的自我保护和自我支配。对于农村妇女,身体的解放包括感情上的自我保护是非常难的,因为没有相应的法律援助,他们会对家暴忍气吞声。第五是社会福利保障。我总是说妇联做了一件特别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就是女性的免费两癌筛查,让每个女性提前发现自己的疾病,提早治疗,减少生命损失。但农村妇女很多人不去查,因为她不懂,不知道这个是免费的,一想到花钱会特别紧张。

所有我看到的这些,我觉得也许通过媒体的力量,可以帮他们,可以让他们知道他们在城市里面仍然有像样的地位,有人在关心他们帮助他们。比如刚才赵主席讲到的巧娘那样组织,我看到过他们的作品,很多作品让我感觉到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艺术家。所以我就在想,如果在你们学习和研究的过程里面,能分出一点精力来,从城市白领的生活,转移一点点眼光,到这些更普通的人身上,也许她们会更加受益。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笑问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